美FDA研究显示:武汉疫情暴发前新冠病毒可能就已经适应了人类

“在中国武汉暴发(疫情)前,新冠病毒可能就已经适应了人类。”据香港《南华早报》7月26日报道,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一项最新研究显示,新冠疫情在武汉暴发前,新冠病毒可能就已经适应了人类。

报道称,新冠病毒可能在几年甚至几十年前就已经与一些与蝙蝠相关的病毒分离开来,但从那时到如今的新冠疫情,这期间发生的事情还处于未知状态。《南华早报》称,这项最新研究让一些所谓“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实验室”的说法备受质疑,更加站不住脚。

报道提到,新冠病毒的起源仍然是一个谜。尽管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已经提供了大量证据来反驳这种毒株是人工产物的阴谋论,但病毒的中间宿主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在中国武汉暴发(疫情)前,新冠病毒可能就已经适应了人类。”据香港《南华早报》7月26日报道,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一项最新研究显示,新冠疫情在武汉暴发前,新冠病毒可能就已经适应了人类。

报道称,新冠病毒可能在几年甚至几十年前就已经与一些与蝙蝠相关的病毒分离开来,但从那时到如今的新冠疫情,这期间发生的事情还处于未知状态。《南华早报》称,这项最新研究让一些所谓“新冠病毒起源于中国实验室”的说法备受质疑,更加站不住脚。

报道提到,新冠病毒的起源仍然是一个谜。尽管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的研究成果已经提供了大量证据来反驳这种毒株是人工产物的阴谋论,但病毒的中间宿主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专家:食品被新冠病毒污染的几率非常小

关注新冠肺炎【专家:食品被新冠病毒污染的几率非常小】10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副主任、研究员李宁在会上介绍,食品在生产加工销售的各个环节,如果周围的环境被新冠病毒污染,或者食品从业人员本身就是新冠病毒的感染者,都可能对食品造成污染。近期,各地都加强了食品等样品中新冠病毒的监测。截至7月7日,包括浙江、云南、河南、山东、宁夏等地上报的近6万份食品等样品中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综合来看,食品被新冠病毒污染的几率是非常小的。

新冠疫苗还有多久才能投入使用?专家回应

新冠肺炎疫苗生产的应急标准出台,与此同时,5个获批开展临床试验的疫苗其中有三个完成二期临床试验。如果出现特别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可以启动疫苗的紧急使用。

那么将要进行的新冠肺炎疫苗三期临床将要完成哪些试验?疫苗还有多久才能投入使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疫苗研发专班专家组副组长、中国工程院王军志院士给出了权威解答。

总台央视记者余静英:一期临床实验达到了什么效果?二期临床实验又达到什么效果?接下来的三期临床实验要达到什么目的呢?

联防联控机制疫苗研发专班专家组副组长 中国工程院院士 王军志:一期临床主要是安全性的指标的观察;二期临床是免疫原性和安全性指标的观察;三期临床主要是在流行的人群中,流行的区域中,观察疫苗是否能够防止人感染,保护率的观察;完成三期临床则是我们国家在疫苗最终研发成功最为关键的要素。

王军志:就是在使用了疫苗的人群,过了流行周期后感染的人数和没有使用疫苗,用了安慰剂的人群中发病的人数进行比较,得出的的保护率。

在疫苗有效性方面,国药中国生物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研制的新冠病毒灭活疫苗的二期临床试验揭盲结果显示,按照两针间隔28天程序接种两剂后中和抗体阳转率达100%。

王军志:揭盲结果经过统计学分析后,结果在安全性的指标和有效性的指标方面都达到了我们设计的预期目的、目标。为进行开展三期临床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虽然二期临床试验初步提示本次研发的新冠疫苗安全有效,但保护率如何,还需要完成三期临床试验,也就是让疫苗在流行区域完成一个流行周期的有效性测试。

王军志:新冠疫苗必须在流行区域去做,才能完成三期临床,这个过程中需要花一些时间。

针对新冠病毒毒株在亚洲、欧洲、北美等地略有不同的报道,疫苗在全世界范围是否都有效的问题,王军志院士介绍,在疫苗有效性方面,目前尚没有报道不同来源新冠病毒与疫苗产生抗体反应的差异,新冠疫苗针对全世界不同来源病毒的有效性还需要在临床试验中进一步研究。

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为何要走出实验室?

5月7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要求加快提升快速检测能力,尤其是推进检测时间短且无需实验室的核酸快速检测设备生产扩能。

中国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生产能力早已超过每天80万人份,为什么在此时要求加快提升新冠病毒的快速检测能力?

新冠病毒,100纳米的个头儿。可究竟多大很少有人说得清,因为宏观世界中,它几近无形。

据中国政府网报道,4月22日召开的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对此做了要求,我国要实现常态化防控下全面复工复产,必须加快提升检测能力,大规模开展核酸和抗体检测。李克强总理说:“这件事看起来很具体,实际上事关重大。快速准确的检测,不仅是疫情防控‘早发现’的重要保障,同时也有利于精准防控、维护群众健康,有助于人员合理流动、推动全面复工复产。”

5月7日,我国所有县域均调整为低风险等级,在严防疫情反弹同时,复工复产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头等大事。此时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进一步要求集中力量重点攻关,加快提升新冠病毒的快速检测能力,让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走出实验室,是适应当下的疫情防控形势对科技战线提出的新课题。

“当前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需要在生物安全等级二级实验室进行。”丹娜生物公司副总经理王贺副研究员解释,核酸检测对实验室的资质、环境和条件要求较高,并且需要有经验和获得相应资质的检验人员操作。

具体地讲,检测实验室相对独立,有严格的分区,包括试剂准备区、样本准备区、扩增区以及扩增后分析区,进行严格的分区是为了有效避免新冠病毒核酸在提取、扩增和分析的时候交叉污染。

与此同时,利用现在的检测手段,操作时需要专业人员和方法。中国疾控中心驻黄冈检测队队长、中国疾控中心病毒病预防控制所曾毅院士实验室副主任张晓光研究员介绍,核酸检测从样品采集、保存、运输到实验室的核酸提取、扩增涉及检测多个流程,其中的每一个环节都要保证得到很好的质控进而保证检测质量。为了在武汉扩大检测,疾控中心通过编制手册、拍摄视频、开展培训等方法,提高当地的检测能力。

实验室检测的一大优势是高通量,也就是说能够同时检测大量的样本,因此需要配备高标准的实验室和高通量的检测设备。例如武汉“火眼”实验室日检测量可以达到2万份,以完成疫情期间大量疑似或密接人员的快速检测。

如今,疫情形势发生了变化——新冠肺炎病例偶发、防控走向常态化。据中国政府网报道,李克强总理指出:“我从许多渠道了解到,现在很多人愿意自己花钱尽快做一次核酸和抗体检测,希望‘落’个心里踏实。有了更多高效准确的检测仪器,就可以把它们广泛配备到医院、口岸等急需场所,扩大商业化应用。”

为完成常态化防控的要求,需要研发检测时间短且无需实验室的核酸快速检测设备。

“总理说的无需实验室的快速检测技术,我们又叫做POCT(即时检测),也就是床旁检测。”王贺说,这种检测非常快速,不需要太有经验的操作人员,对环境要求也不高,仪器体积不大,高度自动化,操作起来相对简便。

“例如,有的POCT检测设备能够做到样本处理、核酸提取到检测一体化完成,是一种科技含量比较高的小型仪器,操作者只需要采集鼻咽拭子等样本,直接上机等待结果就可以。”王贺说。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核酸检测之外,抗体检测作为辅助检测手段,床旁化更有产业基础,例如一滴血出两条扛或者一条杠,进而判断体内是否产生抗体。但这一检测依赖于对新冠病毒有效抗体的细致分析,如果相关蛋白检测试剂能够做到“只认识好抗体”而不是“胡子眉毛一把抓”,才能给出准确的结果。